翼装飞行,人类无动力飞行的终极挑战

2016-10-19 来源:红牛运动世界
标签:
  • 红牛
  • 翼装飞行

 

 

翱翔天际,是人类的终极梦想
  
  10月17日,人类飞行梦想的终极挑战再次在张家界天门山上演,来自9个国家的16名翼装飞行运动员进行了全球最高水平的翼装飞行职业竞赛——第五届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已经连续四届参赛,来自法国的“空中交通管理员”文森特·戴斯克称霸了这一天际,在竞速赛中及穿靶赛中包揽冠军;首次正式参赛的中国翼装飞行运动员张树鹏在竞速赛中已第八名的成绩完赛。
 
 
第七天,历史铭记的一天
 
  天气的因素是影响翼装飞行运动最大的客观条件,雾、雨、风都是不被允许的,大雾会干扰翼装飞行员在空中的视野,影响他们对周边情况的判断,对自身运动方向的调整。试想在白茫茫的世界中以接近2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运动,是多么恐怖的事。所以如同高速公路封路,大雾中的翼装飞行是绝对禁止的。风是另一项影响翼装飞行运动很重要的天气条件,翼装飞行运动的本质是空气动力学,并且由于没有外部动力作用,身着翼装服飞行的运动员很难抵御大自然风的“洪荒之力”,侧风、乱流都会对他们造成致命影响。
 
  本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就遭遇了这样的天气,6天中,大雾大风始终笼罩着天门山鲲鹏顶——翼装飞行员们的起跳台,只有几名运动员在大雾的间隙中完成了寥寥数次试飞,赛事完全无法进行。
 
 
  10月17日,第五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推迟一天,早上七点已经出发前往起跳点的翼装飞行运动员们似乎看了天气的些许不同。尽管还有薄雾,尽管不时有小雨落下,尽管起跳点上风向标依然高高扬起,但能够看到阳光。这一天,经历了“雾雨风晴”四种天气的天门山,被证明是翼装飞行运动中重要的一天,也是令所有人兴奋的一天。
 
  首先进行的竞速赛节奏很快,已经被天气折磨了6天的运动员们简直如同一只只飞翔的猛兽。竞速赛采用单人出发的大直线赛道,选手需要在长达2公里、垂直落差达到1100米的空间内,通过控制飞行角度和姿态,来力争达到最快的飞行速度。最终,已经连续四届参赛,对这条赛道经验丰富的法国“空中交通管理员”文森特?戴斯克以32.848秒的成绩获得冠军。
 
 
  中国选手张树鹏首次正式参赛,以35.376秒第八的成绩完成“首飞”,创造了中国人在这项有着“极限运动之王”的运动项目中的历史。五年的刻苦训练和突飞猛进的技术进步,让这位翼装飞人成为跻身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中国第一人。超过1120次高空翼装飞行,417次低空翼装飞行,厚厚的飞行笔记就是他努力的见证。
 
  对自己要求苛刻严格的张树鹏说自己没有飞出训练时的最好成绩,很无奈,两轮飞行都不是很满意。“我要看看自己的飞行电脑,来看自己的飞行速度、时间、滑翔比,找到自己的问题和原因,如何尽快调整和适应新的规则。”而接下来,他希望自己继续加强训练,积累更多的翼装飞行的经验,开始为下一个世界级比赛做准备。
 
中国选手张树鹏安全落地
 
  在比赛之前,张树鹏已经在天门山上完成了超过100次翼装飞行。他上一任教练詹姆斯?波尔对张树鹏赞不绝口:“他很有天赋,也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他更是有一个非常好的特质,就是自律,这让他提高的非常快,我带他飞行不久他就超过了我。我现在已经赶不上他的速度了。”
 
历史上首次翼装飞行穿靶赛
 
  同天进行的穿靶赛,不仅是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进行的翼装飞行运动的专业穿靶挑战赛事。在比赛前,所有的运动员、工作人员都对比赛线路,穿靶道具,甚至飞行线路做了反复的测量及分析。
 
  四名参加穿靶赛的选手是:荷兰选手雅诺科迪亚、加拿大选手格拉厄姆迪金森、挪威选手约克萨默,以及竞速赛的冠军法国选手文森特戴斯克。这四个人将在今天的比赛中创造翼装飞行运动的历史。
 
穿靶瞬间
 
  距离起跳点直线距离约500米的靶纸,面积仅有“1平方米”!!从起跳点上看下去,你甚至不能确定那真的是一张靶纸,而仅仅是一个风中的白点。很难想想翼装飞行运动员跳出后,需要首先进行拐弯调整飞行姿态,瞄准靶纸,并准确命中这一系列动作是如何做到的。穿越靶纸时,他们飞行速度可是要超过160公里/小时。如果是驾驶汽车,这样的速度即使是在平直的高速公路上,想要击中一个仅1平方米的目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翼装飞行是一项3D立体运动。
 
 
  尽管这四名选手已经是翼装飞行运动中的顶尖技术型选手,但这样的穿靶挑战对他们来说仍然不算容易,雅诺和约克在两次飞行中就分别有一次脱靶,没有成绩。而竞速赛的冠军文森特两次均命中标靶,以总分70分的成绩获得冠军。
 
  作为技术型选手,文森特动作控制平稳,规范优雅;在娴熟的90°大翻转后加速,如箭一般直穿靶心,一道粉红色烟雾划过天际。“我这次比赛的翼装服颜色是粉红色的,我希望自己像粉红色一样柔和,温柔而又绅士的击中靶心。我做到了,同时粉红色也带给了我好运气,它是爱的力量,我和我妻子都很激动这次的比赛成绩。在比赛中,我的妻子一直陪伴我、帮助我,也为我所取得的成绩自豪。”文森特说。
 
 
  在谈到穿靶挑战,资深翼装飞行运动员詹姆斯?波尔说:“一开始起跳,你就要瞄准目标,并在空中不断修正自己,当距离靶子还有50米的时候,就要依靠自己的直觉了,嗖的一下,你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