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强16飞人降临,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整装待发

2016-10-12 来源:红牛运动世界
标签:
  • 红牛
  • 翼装飞行

 

  7天长假归来,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了吗?是不是已经精(bu)力(xiang)充(qi)沛(chuang)?

 

  这个周末,全世界最刺激的极限运动项目——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又要开赛了,如果你还没有清醒,不如来看看这些世界上最会飞行的人们在山谷间自由飞翔的表演,给自己一些刺激。别忘了,这是全球只有16个人才够资格参加的比赛!

 

  2016年10月15—16日,来自全球9个国家的16名顶级翼装飞行运动员,将展开翼装飞行领域水平最高的角逐,争夺第五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桂冠。这16名队员中,也将首次出现中国人,中国水平最高的翼装飞行运动员—张树鹏;在观摩了三届赛事,并在去年完成在张家界天门山的首次试飞后,今年张树鹏已经成为一名正式参赛运动员,参与到这项运动的最高水平的赛事中。

 

16名参赛运动员

 

  今年的比赛地点依然在有着“极限运动圣地”美称的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内举行,虽然比赛地没有变,但与前四届赛事相比,今年的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还是有着很多的而不同。

 

多种赛道和竞赛形式:

  今年的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为了充分展示选手对于翼装飞行多种技术的全面掌握,设置了三种不同类型的赛道和比赛形式。在排位赛和预选赛时,16名选手将在天门山大峡谷上空的S型赛道上进行两次大角度转弯的单人大回转竞赛,如何能够精确的控制飞行姿态,取得最佳的飞行转弯角度及速度,对于选手的飞行技术是很大考验。

 

大回环

 

  进入到淘汰赛后,8名选手将进行PK制的1对1淘汰赛,选手更具预选赛成绩首位对阵,进行天门山翼装飞行的经典赛道——长达2公里、垂直落差达到1100米的直线竞速比赛。看似简单的直线竞速比赛,实际在飞行中选手需要精准的控制俯冲角度、速度,以及在飞行过程中根据对手的飞行状态即使对自身进行调整,即使落后也有可能在几秒内上演反超逆转的好戏。

 

双人PK

  

  最终来到4人大决赛后,4名选手将展开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穿靶”飞行决战,4名选手在飞行中将穿过一个空中悬挂的仅有1平方米大小的靶纸,最终的成绩如同射击比赛,谁命中的环数高,谁就将最终获得今年比赛的冠军。每名运动员两次飞行,以两次命中环数相加为最终成绩,如果成绩相同,则飞行时间短的选手获胜。与设计不同的是,这次穿过靶心的子弹将是翼装飞行运动员自己的身体。

 

穿靶
 

  今年首次以正式运动员身份参赛的张树鹏,不仅是一名职业翼装飞行运动员,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滑翔伞运动的世界冠军,同时也是世界纪录保持者,是中国最有经验的跳伞运动员之一。他在观看了2012年举办的首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后,对低空跳伞和翼装飞行产生了兴趣。他的滑翔伞技巧和经验让他进步神速,现在他已经积累了1800多次的跳伞经验,其中超过1300次是翼装飞行。他对于参加今年的大奖赛感到非常兴奋,也认为自己参加国际滑翔伞比赛的经验能够让他在和经验更丰富的翼装飞行运动员的比拼中胜出。“能够代表祖国参赛,成为第一位参加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比赛的中国运动员,我感到非常光荣。”

 

  今年的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有多位新面孔首次出现在赛事中,其中有三名选手在不久前的里约奥运会前夕,参加了红牛发起的“里约之翼”翼装飞行飞跃里约基督山的计划,分别是来自巴西的加布里埃尔•洛特(Gabriel Lott),来自加拿大的格雷厄姆•迪金森(Graham Dickinson)以及来自委内瑞拉的卡洛斯•布里塞尼奥(Carlos Briceño),他们在那次震惊世界的翼装飞行行动中展示出了高超的飞行技术和惊人的团队配合能力。今年首次参赛的他们也对比赛充满期待。


里约之翼
 

  加布里埃尔•洛特说 “我喜欢翼装飞行,对我来说,这是人类能做到的最接近真正飞行的运动。让我们享受比赛吧!”

 

  格雷厄姆•迪金森是被红牛 Air Force成员和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老司机”迈克•斯旺森带上“道儿”的,这成为了格雷厄姆口中的“改变他一生的经历”。 “人类长久以来都着迷于飞行,想象自己能在云中穿行,能像鸟儿一样冲上云霄。我生来就是为了飞翔,我要利用有生之年的每一天去探索天空的奥秘。” 格雷厄姆对2016年的大奖赛充满期待,因为“参加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比赛一直是我的梦想”。

 

  除了他们之外,杰西•霍尔(Jesse Hall)斯科蒂•鲍勃•摩根(Scotty Bob Morgan)等选手也都已经在翼装飞行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同时,去年和第二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季军:雅诺•科迪亚和文森特•戴斯克,还有多次参赛,成绩不俗的女子选手艾伦•布伦南也都将参加今年赛事的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