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装飞行高手梦幻动作似好莱坞特技

2015-10-14 来源:红牛运动世界
标签:
  • 翼装飞行
  • 红牛

  2015年10月16-18日,来自全球12个国家最顶尖的16名翼装飞行运动员,将在张家界天门山大峡谷展开角逐,争夺第四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桂冠。经过在挪威举行的资格赛选出的16名翼装飞行选手,将把这项全球最顶级翼装飞行赛事的竞技水平推向新的高度。

 

  
 

  本届赛事将继续采用双人同时出发的Head to Head赛制,赛道为长达2公里的直线赛道,垂直落差达到1100米。选手从海拔1518.6米的天门山之巅跃下,在20秒至40秒左右的时间里完成比赛,最高时速可达到200公里/小时,在去年的第三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中,选手最快成绩为惊人的23秒284。这样的长距离飞行,选手的综合飞行技术、线路选择、飞行战术、翼装性能、甚至身高、体重等都可能成为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而最终的获胜者一定是最具勇气、综合实力最强的选手。

  

  作为全球最著名、水平最高的专业翼装飞行赛事,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对参赛选手门槛极高,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指出:"不是买了翼装等装备就能飞了,在此之前你首先需要高空跳伞几百次,完成后才能进行低空飞行,又是数百次的循环练习,到最终成为翼装飞行员,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以连续三年参加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南非翼装侠朱力安•布勒为例,他有13年低空跳伞经验,经历了约15,000次跳伞,1,700次低空跳伞和超过2,000 次从飞机或固定建筑上起跳的翼装飞行经历。他也在2012年和2014年两度摘得冠军,成为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参加本次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16名选手代表了当今世界翼装飞行运动的最高水平,他们平均年龄35岁,拥有超过12000次定点跳伞(BASE Jump)经历,其中10000次以上是翼装飞行,人均拥有超过600次的低空翼装飞行经验。

  

  作为两届冠军的朱力安·布勒(Julian Boulle)继续保持“全勤”,参加了迄今为止的每一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今年渴望卫冕。曾经与他共同在2014年从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2700英尺高的迪拜哈利法塔上跳下的诺亚·巴恩森(Noah Bahnson) 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高空摄影师,他不但拥有高超的摄影技巧,更拥有丰富的翼装飞行经验,也被认为是冠军的强有力争夺者。

  

  来自挪威的艾斯朋·费德尼斯(Espen Fadnes)是另一位仅有的参加全部历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的明星选手,他的速度出众,技巧娴熟,曾被翼装飞行传奇人物杰布·克里斯(Jeb Corliss)评价为速度最快的翼装飞行运动员。今年8月,艾斯朋与跳伞运动员比约恩还在天门山完成了高难度的“人体飞毯”挑战。曾在首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夺得亚军,去年比赛夺得季军的艾斯朋充满自信,非常期待能够在本届赛事上有所突破。

  

  

 

  本届比赛另一位值得关注的选手,是在预选赛中排位第一的“黑马”,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卢卡·弗南杰里克(Luka Fornazaric),他凭借在第二轮中飞出的26秒337的成绩力压众多好手夺得冠军。身形魁梧的Luka是一位重量级选手,拥有了体重这一先天优势。他经常在一些像阿尔巴尼亚等别人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进行神秘的训练,在天门山的比赛中他是否能够继续有惊人的发挥让人十分期待。

  

  来自克罗地亚的罗伯特·佩兹尼克(Robert Pecnik)是本届赛事参赛年龄最大的选手,同时他还是目前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两大翼装飞行服制造商之一的Phoenix品牌的老板,另一大翼装飞行服品牌Tony的老板托尼·拉吉尔(Tony Uragallo)曾参加第一届和第二届的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如果托尼(已退役)继续参赛,将有可能看到翼装飞行界中的“老板决战”。罗伯特本次参赛并不是孤军奋战,他所组建的Phoenix-Fly翼装飞行队中的多名队员都晋级了本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包括预选赛冠军Luka以及预选赛季军亚诺·科迪亚(Jarno Cordia)在内的多达8名选手均来自罗伯特的Phoenix阵营,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作为翼装飞行界前辈的罗伯特,还是参赛选手Luka、和Tilen开始翼装飞行生涯的领路人。他也希望自己的Phoenix-Fly翼装飞行队能够在比赛中取得好名次。

  

  

 

  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创办于2012年,尽管到今年连续四年举办以来还没有中国的翼装飞行运动员参与到正式比赛中,但已经在中国爱挑战的勇士们心中埋下种子。在红牛赞助的中国翼装运动员张树鹏看来:一方面由于技术、装备、资金和训练条件等因素的限制,使得翼装飞行本身成为一项高门槛运动,选手身体素质、飞行技术和训练资金以及成熟的飞行环境缺一不可;另一方面随着国内极限运动的发展,包括冲浪、攀岩和跳伞运动快速发展,也会使一些冒险家开始涉猎翼装飞行。他说,如果不是因为热爱挑战,他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翼装飞行运动。